3分28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08 05:51:1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发日月峡森林旅游后,刘尚林便开始教授“森林瑜伽”。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,日月峡大森林集团此前发布过一次办班通知,招收学员参加森林瑜伽养生讲习班,招生对象包括由于工作、学习、生活而导致身心疲惫的亚健康者,各类疾病康复需求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刘尚林此前曾对媒体表示,辟谷停食疗法是他发明的。他在集团公司微信公号介绍:“主动停食,可以全面清理身体内环境,排出体内垃圾,一些患有癌症、高血压、心脏病等疾病的学友,身体状况得到了有效改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忠林说,“气功楼”是刘尚林自己筹钱盖的,至于资金来源,他了解的是“在国内外化缘、集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李静在十多年前灌顶一次的费用不过50元、100元,但近几年费用大涨。李某燃母亲此前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称,她在日月峡两年为李某燃治病花了近30万。“主要是通脉灌顶费钱,5400元一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忠林回忆,日月峡国家森林公园,2000年底获批,2001年7月16日正式开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公开资料显示,上世纪80年代,全国多地出现“气功”热潮,一些神秘的气功和特异功能受到追捧,涌现出多名“气功大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刘尚林的气功大师生涯并未持续太久。随着国家对一批气功予以取缔,“气功热”迅速降温,在当地的严厉打击下,刘尚林的气功班也在那时被取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“气功楼”举办气功交流活动。受访者供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6月23日,日月峡森林养老中心大楼,两天前李某燃在这里去世。新京报记者 向凯 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自筹资金盖起6层“气功楼”